当前位置:www.K8.com > 臭氧发生器价格 > 正文

臭氧已成惠州空气首要污染物

  “惠州蓝”今年上半年再度交出漂亮的成绩单——全市空气优良天数比例为98.9%,较2018年同期提高2.2个百分点。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排名第五,珠三角第二。

  不过,看上去明朗蔚蓝的天空,可能也暗藏污染——臭氧污染。今年上半年仅有的两天轻度污染,臭氧正是首要污染物。

  “惠州的臭氧在珠三角属于较低水平,但已经成为城市空气首要污染物。”惠州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环保部门已多次组织专家会诊分析臭氧污染成因,开展机理研究,制定长期防控对策,接下来在强化惠州重点区域防控的同时,参与全省区域的联防联控,全力保障惠州空气质量。

  臭氧又称超氧,因其类似鱼腥味的臭味而得名。“臭氧污染多发生在光照强烈、气温较高的夏秋季,其对能见度的影响与PM2.5完全不同,有时候明明看见天气晴朗,其实臭氧已经超标。”惠州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臭氧具有强氧化性,普通人很难察觉到臭氧污染,但臭氧超标将损害呼吸道和中枢神经。

  今年上半年,“惠州蓝”数据亮眼:空气质量较大幅度改善,全市优良天数比例为98.9%,较2018年同期提高2.2个百分点,也就是说超标天数只有两天,比去年同期减少4天;6项污染物均达到国家二级标准以上。上半年,惠州空气质量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排名第五,珠三角第二。

  “臭氧已取代颗粒物,成为影响惠州空气质量优良率的首要污染物。”该负责人说,2018年,惠州空气质量优良率为91.8%,超标天数为30天,其中27天为臭氧超标,3天为细颗粒物超标。今年上半年超标两天,均为臭氧超标。

  臭氧超标还成为区域化特点。根据监测数据,广东省今年1—5月空气质量状况显示,臭氧成为全省首要污染物,占比达39.9%。惠州除本地排放源影响外,外来源传送也是影响因素,尤其是吹偏西风时外来污染源容易推高臭氧峰值,加重污染程度。

  “近年来,珠三角颗粒物浓度连年下降,超标情况相对较少,臭氧问题才凸显出来”,该负责人介绍,惠州臭氧在珠三角属于较低水平,2018年惠州臭氧平均浓度149微克每立方米,低于国家二级标准(160微克每立方米),仅高于深圳(137微克每立方米),2018年,珠三角也只有深圳、惠州两个城市臭氧年均浓度达标,并且全年优良率达到90%以上。

  此前,惠州市生态环境局多次组织专家会诊,分析臭氧污染成因,得出初步结论是:臭氧是世界性难题,形成机理十分复杂,控制难度大,需要开展机理研究,制定长期防控对策。

  惠州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影响臭氧的污染源主要包括汽车尾气、工业废气(火电厂、水泥厂、工业锅炉、工业窑炉、石化厂等化石能源燃烧型企业,工业涂装、包装印刷、制鞋厂等溶剂使用型企业)、生活源(含汽修厂喷漆、餐饮店油烟、加油站、干洗店等)以及植物源(新陈代谢过程排放大量VOCs)。臭氧污染主要是氮氧化物和挥发性有机物(VOCs)两种前驱物,在强光照作用下发生光化学反应生成。

  积极推进臭氧污染控制正是针对上述研究结果来开展,近年来,也取得明显成效。

  以惠州的省控VOCs重点企业之一——惠州市道科包装材料有限公司为例,该公司在新厂建设中就规划实施源头控制、过程收集、末端治理的全过程污染控制措施,比如在源头控制上,用无溶剂型胶替代原有粘胶剂,改进了复合、调漆工艺;对于废气收集,采用了全密闭车间;末端废气治理方面,采用的是TGT燃烧技术,可以使有机废气的去除率达到95%以上,通过治理后,该公司每年削减VOCs超过480吨。笔者走访现场发现,与一般的塑料薄膜包装印刷厂周边有着“特殊的味道”不同,该公司新厂房外几乎闻不到这股味道。

  道科公司只是惠州开展VOCs重点企业整治的一个缩影,惠州市生态环境局负责人介绍,近年来惠州积极开展VOCs污染治理,印发了《惠州市挥发性有机物(VOCs)整治与减排工作方案(2018—2020年)》,并在基本完成105家省重点企业整治的基础上,积极推进92家市重点监管企业“一企一策”综合治理,通过整治,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全市每年大约能削减VOCs排放近万吨。

  此外,惠州还积极在汽修行业推广应用低VOCs含量的环保型涂料。在惠州雄峰英菲尼迪汽车有限公司,笔者看到该4S店汽车维修所用的漆,已由油性漆改为水性漆,大幅降低了VOCs的排放。

  臭氧的另外一个主要前驱物是氮氧化物,为了有效减少氮氧化物排放量,惠州推动重点行业废气提标升级改造,对钢铁、水泥、石化等三个重点行业废气实施特别排放限值,对水泥厂和35蒸吨以上燃煤锅炉提出超低排放要求。

  同时,大力推行公交车电动化,目前全市共有电动公交车2083辆,公交车电动率达到74%,到2020年全面实现电动化。7月1日起,惠州正式实施轻型汽车国六排放标准,与国五标准相比,氮氧化物下降42%,总碳氢化合物和非甲烷碳氢化合物分别下降50%,对臭氧控制及空气质量改善具有较大意义。

  “惠州臭氧治理取得一定成效,但是臭氧污染是全球性治理难题,治理难度较大”,该负责人介绍,相比颗粒物、二氧化硫、氮氧化物等污染物治理,臭氧的前驱物——VOCs治理成本更高,技术相对不成熟,虽然各地纷纷启动了VOCs排放的控制,但尚未建立行之有效的防治政策和管理制度,其治理技术也参差不齐,治理效果很难得到保障。

  此外,早在2017年,惠州就委托华南理工大学开展《惠州市臭氧形成机理及控制对策》课题研究。课题研究专家组指出,惠州臭氧浓度受气象条件影响较大,与温度、相对湿度和风速的相关性均较高,随着气温升高、相对湿度降低以及风速升高,惠州臭氧浓度也随之升高。在臭氧浓度超标日,惠州臭氧污染受区域传输影响较大,尤其是受来自于惠州西部臭氧高值区域的污染源传输影响较大,需要与周边城市联防联控,才能从根本上解决臭氧污染超标问题。

  “接下来将结合惠州实际情况,积极补齐短板,全面实施蓝天保卫战方案,应对臭氧污染,全力保障惠州空气质量。”惠州市生态环境局相关负责人说,接下来将继续落实VOCs和氮氧化物总量控制制度,从源头上控制臭氧前驱物产生。积极推进VOCs省、市控重点企业“一企一策”治理工作,落实VOCs减排措施,开展重点行业污染整治,提升VOCs治理水平。同时,在强化惠州重点区域防控的同时,参与全省区域的联防联控。遇臭氧污染天气时,与其他地市共同启动污染天气应对工作,落实VOCs和NOx排放重点污染源监管减排措施。

上一篇:国内哪家的污水处理臭氧发生器品质和售后服务   下一篇:深圳惠大臭氧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怎么样?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热门搜索:

臭氧已成惠州空气首要污染物

惠州蓝今年上半年再度交出漂亮的成绩单全市空气优良天数比例为98.9%,较2018年同期提高2.2个百分点。在全国168个重点城市中排名第五,珠三角第二。 不过,看上去明朗蔚蓝的天空,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