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www.K8.com > 臭氧发生器价格 > 正文

十几年前她做设计师

  1990年,一个叫Vera Wang(王薇薇)的华裔女设计师在纽约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很快,她的婚纱与定制晚装的客户名单上写下了珍妮弗·洛佩兹、乌玛·瑟曼和艾薇儿这样的名字。继而美国的女性有了一句流行语,“未婚的女人想要一套Vera Wang,离婚的女人想念那套Vera Wang,再婚的女人庆幸自己可以再拥有一件Vera Wang”。

  这样的风潮也席卷到太平洋601099股吧)的彼岸。至少,在香港畅销书作家亦舒笔下,那些幸运的女主角结婚前都要打到纽约去定一件Vera Wang的婚纱。

  这让北京玫瑰坊时装有限公司董事长郭培心存遗憾,“婚嫁体现的是一个国家和民族的文化。”她告诉《环球企业家》,中国女孩没人能回答中国嫁衣是什么,至少两代人都不知道,“我们有一个特殊时期,遗失了很多传统东西。而我想说中国女孩的嫁衣是世界上最美的。”

  与Vera Wang类似的是,郭培的客户名单上有着宋祖英、范冰冰等华裔女星的名字,作为十余年来央视“春晚”礼服和2008北京奥运会三个系列颁奖礼服的设计师,她早已经获得了认可。拥有500多位高级定制会员、150名设计师和国内最大的时装设计工作室玫瑰坊,可以让她在商业诉求和个人理想的天平间取得平衡。

  但郭培依然是满怀梦想的“小女人”,她的下一个梦,是为中国新娘做嫁衣,为世界新娘做中国嫁衣。

  中国国家形象片中范冰冰的“青花瓷”礼服、章子怡赴雅典迎圣火的刺绣礼服、北京奥运会“国槐绿、宝石蓝、玉脂白”系列颁奖礼服、2009年春晚宋祖英神奇换装的鲜花礼服……或许不少设计师谈到令自己声名大噪的作品都会称之为妙手偶得,但郭培对自己设计的“知名礼服”则显得理所当然。“我一直在做礼服设计,我知道礼服设计的重点在哪,我是最‘适合’的。”她告诉《环球企业家》。

  1986年毕业于北京二轻工业学校服装设计专业,在中国时尚界方兴未艾之时,郭培的设计已在中国时装界占有一隅—为天马、米兰诺等国内知名品牌担任近十年设计师,使这些品牌达到上亿元年销售额,郭亦晋身最早“中国十佳设计师”之列。初尝成功滋味并未助长其财富梦想,相反,她认为实现“做一条漂亮大裙子”的梦想恰逢其时。

  1997年,玫瑰坊诞生—定位为“高级订制”礼服,每件需耗费数百工时,价格高达数万甚至百万元,这样的定位在当时时装界独树一帜,而郭培正是看中了中国正在成长的新兴消费群体。凭借积累的名气和资源,其为中国新贵人群订制高级礼服,并逐渐获得了明星及演艺人士的认可。

  她亦开始为春晚主持人及歌舞节目制作礼服。“大家认为我和春晚有什么私人关系,事实上,春晚的导演我一个都不认识,我甚至没有去看过舞台。”郭培说,“我只是太知道他们需要什么样的衣服了。”

  郭培的玫瑰坊位于北京北五环一个3000平米的四层小楼,在这里,200名绣工正在进行数十件礼服的缝制,一旁的制鞋间中,几双针脚细密、颜色艳丽的中式厚底鞋已经完成,现在这里云集了150名设计师及设计助理。这样规模的设计工作室在国际上并不多见,“最主要的是,男装、女装、舞台、晚装礼服我都做。世界上没有这样的团队。”郭培说。

  明星效应也让郭培获得更多机遇。2008年,北京奥运会颁奖礼服甄选接近尾声,此前参与礼仪评选的郭培心有定数。“我的作品一下切到主题,命题设计我非常擅长。”郭培说,就这样,玫瑰坊的设计赢得了五个系列中的三个。而批量制作也由她的团队完成,“我选礼仪的时候,发现十个女孩都美,但这种美的标准不统一,这只有通过定制来调整,因为强调统一美才能营造仪式感。”

  不过,虽然春晚和奥运让郭培难拭光环,她酝酿多年的“大裙子”之梦也不再是幻想,但这并不是郭培热爱的终点。“这只是一种服务,”她说,“T台才是我的舞台,没有人干预,一切都是我选择的。”

  2006年开始,郭培的个人设计作品陆续亮相T台。她对人生的观察和游历世界的灵感也在作品中体现,比如唐卡中蕴藏的佛教美运用于《轮回》、自己孕育女儿的感受之于《童梦奇缘》、以及在伊朗旅游时获得的灵感之于《一千零二夜》。

  而今年五月,郭培的主题T台秀“中国新娘”将在北京亮相,而在六月,由“中国新娘”概念引申的嫁衣品牌“囍”(暂定)旗舰店将落子上海外滩。

  如今在玫瑰坊的会客厅,一件红、银色交织的红色中式礼服被置于显著位置,郭培说 “中国新娘”灵感正源于此。

  三年前,一个即将出嫁香港的女孩找到她订制婚礼礼服,并且特别带来了一件传家宝,这件装在铁盒子里的红色中式上衣正是她婆婆结婚时穿过的,虽然时光荏苒,但浓郁的色彩和精致的工艺还是令人惊叹。由于这件礼服的领口相差两公分,女孩的婆婆找遍了香港的裁缝都未能如愿,她对郭培说,如果你改不了,就线;了。

  郭培立即被触动了,她把这件衣服留了下来。“说实话我当时改不了,但是我要试试看。”为了这件嫁衣,她花了三个月的时间,寻找相同的材质和绣线,仔细揣摩工艺,终于做出了几乎完全相同的一件。找对方法后,她拆掉了嫁衣领口,为其更换了合适的尺寸,这样,她完成了这个特殊托付。“给到她那一刻我非常不舍。”郭培至今心怀留恋,“我给她做了十几件,论漂亮都不比这件差,但是那种感动,只有这件。”郭培说,就在那一刻,她决心一定要做中国嫁衣。

  对于中式婚嫁礼服高级订制市场而言,这也是一个市场空缺。郭培的“中国新娘”婚嫁品牌基本款定位为5万至20万,当然,根据实际情况这并无上限。她希望通过极尽精致的设计与做工为中国女孩留下至少传承三代的美好记忆。而首家旗舰店选择了上海外滩15000平米的太古洋行,郭培认为,上海比北京的婚嫁市场更加广阔,这是新的尝试。“这是一种责任,跟以往作秀不一样。”

  虽然看上去比实际年纪年轻不少,且时刻保有“可爱”心态(比如收集几百只玩具熊),但岁月给了郭培更多启发和思考,商业和梦想、认真与随意、东方和西方的文化交融,这些冲撞在郭培身上得到的体现是融合。

  十几年前她做设计师,缝纫机走过的线针、还有对面料的线的细度她从不妥协。“你看到的地方很美,你看不到的地方更美。只要我知道,它就必须得好。”生活的另一面,郭培却并不较劲,比如开车、学英文,这些一般人看来简单的事情她并不愿意花费工夫。

  “必须得好”的心态随处可见。郭培指着一件玫红色捻金绣线的衣服说,仅这一件就花费了三年时间。而为了打造“世界上最美的嫁衣”,她还用上万颗南洋珍珠做了一对男女嫁衣,其中珍珠成本达上百万元,所有工人轮流三班24小时进行制作。除此之外,具有强烈视觉冲击力的30件“龙的故事”系列礼服也将展出。

  尽管作品包罗万象,梦想从未停止,但郭培说自己从不考虑太多标准。“我认为最重要的认可来自我自己,”她告诉《环球企业家》,“我还希望办一个学校,教女孩子自己做嫁衣。”(环球企业家记者林仲旻对本文亦有贡献)

  1990年,一个叫VeraWang(王薇薇)的华裔女设计师在纽约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很快,她的婚纱与定制晚装的客户名单上写下了珍妮弗·洛佩兹、乌玛·瑟曼和艾薇儿这样的名字。继而美国的女性有了一句流行语,“未婚的女人想要一套VeraWang,离婚的女人想念那套VeraWang,再婚的女人庆幸自己可以再拥有一件VeraWang”。 这样的风潮也席卷到太平洋(601099,股吧)的彼岸。至少,在......

上一篇:只有一个臭氧分子的原子进入氧化过程;另两个   下一篇:而在场外的 A.O.史密斯展台
用户名: 新注册) 密码: 匿名评论
评论内容:(不能超过250字,需审核后才会公布,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政策法规。)
热门搜索:

十几年前她做设计师

1990年,一个叫Vera Wang(王薇薇)的华裔女设计师在纽约创建了自己的品牌,很快,她的婚纱与定制晚装的客户名单上写下了珍妮弗洛佩兹、乌玛瑟曼和艾薇儿这样的名字。继而美国的女